生命有TakeTwo(一)‧曾当6年乞丐吸毒11年‧邱钦源变

2020-07-24
501 评论
966 人参与
生命有TakeTwo(一)‧曾当6年乞丐吸毒11年‧邱钦源变俗话说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!港剧《义海豪情》对鸦片恨之入骨的邓萃雯有一句精彩对白:“知我关掉一间鸦片馆,可救到几多个中国人吗?又知我关掉卅多间,又可救几多个中国人吗?”“藏身之处”戒毒中心的创办人,也说了同样一句话。他说,他苦撑戒毒中心30年,因他看得清它的前景,除了可救一个人的人生,也可救到整个家庭,甚至救到整个社会。来到﹁藏身之处﹂的人,会形容邱钦源为“天使”。他给了所有犯错者重生的机会,但曾经,他也将自己比喻为“魔鬼”,他说,天使与魔鬼,往往不过是一线之差。人物背景:邱钦源年龄:58岁过去:因吸毒、打抢和偷窃入狱五次现况:“藏身之处”戒毒中心创办人,与妻子育有4名孩子开创“藏身之处”前,邱钦源进出过5次监狱,做了6年乞丐,吸了11年毒品。他说,最落魄的时候,他曾把阴沟当家,捡垃圾、祭品充饑,却没人相信,这名人人都会摀鼻躲开的窝囊废,事实上,他家境显赫,父亲是城中罕有的德士队业者,他是自小头上顶着光圈的小少爷。从人人羡慕的小天使,他变成了可憎的魔鬼。后来,因为一张字条,一句话,他决定再做回天使,一个真正发自内心、打救自己和世人的戒毒天使。面对一名白粉道友,你会有甚幺感觉?如果要你伸出援手,你会愿意吗?“藏身之处”的创办人邱钦源单刀直入地说:“我相信,没多少人愿意帮忙。在大家的眼中,只要是碰了毒,这人的一生就全毁了,没人性没理性,在他们眼中只有毒品而已,吸了又戒,戒了又吸,和他们谈悔过?白费心机。”不回家接手家族生意邱钦源的话虽主观,却真实残酷。他接着的另一番话,才是最令人感触的:“我曾也是无药可救的瘾君子,要不是有人赋予我重生的机会,连我也不相信,我真的可以改变过来。”他说,如果谁也不愿意给第二次机会,他的一生可能就此完结了,不是蹲在牢内,就是死在路边也无人知晓,就是因为第二次的机会,才让他活了过来。重生后的他,不回家接手家族生意,决定不顾一切成为槟城的唯一经营宗教戒瘾辅导机构,就是为了要告诉世人:人人都有重生的权力,也都有生命改变的奇蹟。也因为发愿要製造无数个“第二次生命”,他咬紧牙根硬把“藏身之处”撑过了30年。因一句话清醒过来他说,开创老人院还可赚钱,但戒毒中心却不行,因世人对瘾君子存有很深的成见。这30年来,他只凭一个信念苦撑了下来:“打救一个毒友,不只还打救了他的全家人,还救到整个社会,这中心,都要撑下去的。”“我花了11年都戒不掉的毒瘾,却因为一张传单中的一句话:He can make you the man that you should be(祂可更造你理应成为的人),让我整个人清醒过来,也因这句话,我彻底结束了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,也因这句话,我决定把魔鬼驱走,找回天使。”他说,他是在1978年第五回入狱时,从一名毒友母亲送来的卡片中看到这一句话。“或者,是我实在做腻了人鬼都不像的自己,我忽然渴望成为自己理想中的自己。我想做个普通人,平平凡凡的普通人,于是,我找上了那毒友的母亲,希望她带我去寻找那个‘祂’。”为了寻找“祂”,他遇到了懂得福音戒毒法的牧师,也因为这样,他用了两年半的时间,如愿变成自己理想中的平凡人,一个脱胎换骨,再没让毒瘾缠身的自己。戒毒后,1981年,他获得牧督长雷卫生(Rev Dr.Vincent Leoh)协助,成立了这所“藏身之处”。战胜心魔成功戒毒以福音戒毒法而诞生的藏“藏身之处”(The Hiding Place),就是以上帝福音来救赎自愿戒毒者的天地,採用的是自然戒断法(冷火鸡疗法)强制中断吸毒者的毒品供给,仅提供饮食和日常照顾,使体毒自然消退。“我曾中了11年的毒瘾,我太了解它给我的煎熬,不是体毒发作,而是心魔攻击,如果你能先战胜心魔,接下来的每一步,就不再是问题,从我戒毒所走出去的人,往往连烟瘾也戒了。”他说,这30年来,他成功救赎了无数个迷途羔羊,他手上,就有34至40%的戒毒者成家立业,6至9%戒毒后,不烟不酒,还有8人当了牧师,有者更成了成功的企业家。“我的4名孩子,自小就跟着我和我的妻子在中心内帮忙,他们是被道友们一手带大的。目前的他们,都各自有着很好的成就,有医生也有工程师。但从来,他们不会因为有这样的老爸而感到羞耻,反而因我而骄傲,我想这就是上帝给我的回报,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出生富家 不懂珍惜邱钦源的一生,都在峰迴路转中。从富家子弟变瘾君子,再从瘾君子、囚犯、乞丐,变成毒友的救助者。他说,人生没有绝对,最重要的是,有人愿意给他们重生的机会。邱钦源出生在一个有名望的商贾之家,父亲从事德士业,在当年汽车不普遍的年代,他父亲旗下就有多达16辆的德士。“我父母在我两三岁时离婚,我有4个兄弟姐妹。我父亲再娶之后,我又多了6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,虽然父亲在我17岁时就去世,但继母待我如己出,也因此,我过的是很典型的无忧无虑富家子生活,只是,我都不懂得珍惜。”17岁组乐团玩音乐时,认识了一名美国大兵,也因为这人,邱钦源成了人人厌恶、自己也痛恨自己的魔鬼。瞒家人为买毒品偷窃“那时,是60年代,没人知道甚幺是海洛英。那名到大马来度假的美国大兵,拿起一包粉末叫我试试,因为好奇,也因为不懂甚幺是海洛英,我就吸了两口,一吸,我就异常兴奋,那次之后,我就天天离不开它。”直到美国大兵离开后,他才知道自己已经无可自拔,一天没吸,就会痛苦万分,眼泪鼻涕流不停,直到后来问了友人,才知那其实就是海洛英。“知道那是毒品,知道应该远离它,可惜已经太迟了。自此我瞒着家人,为买毒品,我开始偷窃、打抢,变成很可怕的另一个人。”直至他被捕入狱,家人才知道这件事,看着来探监时泪流满脸的母亲,他觉得非常愧疚和丢脸,那次他告诉自己,他已经是一个废人,丢尽邱家的脸,日后绝不会再踏进家门一步。睡排水道抢祭品吃出狱后,他根本离不开毒品,又继续了他颓废的非人生活。整整11年,他有家归不得,只能躲在一处隐秘的排水道栖身,半夜就溜出来设法找目标打抢。而监狱也成了他另一个家,前后不断地进出,后来的6年,他更落魄了,成了真正的乞丐。“除了去捡垃圾填饱肚子,我就每天守在医院附近的拿督公,人家一祭拜完转身,我马上冲过去拿起祭品来吃,非常狼狈非常卑贱。”直到1978年,第五次入狱,也就是他后半段生命改变的的开端,在这里他看到圣经中的这句话:祂可更造你理应成为的人。剎那间,他决定告别这缠了他整11年的梦魇,决心当个平凡人。冰毒毒性强伤脑产幻觉开创“藏身中心”30年,他说,毒品和戒毒的方式跟着时代而改变,以往“流行”吸海洛英,这七八年来,冰毒是危害最大且最教人棘手的,毒友越来越年轻化,女性毒友日益增加。“替冰毒者戒毒,最令我们头痛,它的毒性比海洛英更强10倍。而且,海洛英只是‘心理中毒’,而冰毒却是直接伤及脑部的,严重时,还会让人产生幻觉,人人都说冰毒不会上瘾,事实上,它带来的副作用是最可怕的。”设公司让戒毒者工作邱钦源说,戒毒者将分别在两家不同的地方居宿,每个人必须接受18个月的戒毒疗程,前10个月就居宿在“藏身之处”,后8个月就在“半途度留所”生活。“戒毒期间,戒毒者必须剃光头髮,仅穿纱笼和短裤,而我们会以铁链扣住他们,当然事前会让他了解我们的用意,我们执行严格,在这里,不烟不酒、不打架、不说粗口,一旦犯规,我们会小惩罚,如餐量减半,只能站着吃饭等。”他说,忍受不住半途逃离的人不少,惟他一直都抱着能多救一个,就救一个。10年前,“藏身之处”成立“盟约建筑贸易公司”,让改过自新的戒毒者可藉装修工作为中心赚取日常运作费用。“这些年来,我们只靠微薄的装修收入来支撑,因为社会大众一般都对吸毒者能真正改过的信心不大,很少有民间团体愿意主动来资助我们。”他说,他会一直坚持下去,只有他和成功改变人生的戒毒者知道,开创一所戒毒所,所带来的意义有多幺的重大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10.12.13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