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有TakeTwo(三)‧母死父逝唤醒良知‧陈建平余明德做

2020-07-24
797 评论
698 人参与
生命有TakeTwo(三)‧母死父逝唤醒良知‧陈建平余明德做“树欲静而风不息,子欲孝而亲不在。”陈建平与余明德,两人都在出狱后,才知晓最疼爱自己的父/母已病逝。没能在父母临终前,守在他们的身边,也没能参与父母的身后事,他们一脸愧疚地直认,自己是不孝子,也希望父/母在天之灵,可原谅自己。也因为这样,他们决定痛改前非,做个有用的人。他们异口同声地说,父/母在生时,他们不争气,没能如愿,父/母死后,他们决定痛改前非挺直腰杆站起来,遗憾的是,父母再没机会见到了。人物背景:陈建平年龄:48岁过去:吸毒与贩卖毒品入狱7次,判刑最长4年最短半年。现况:在老人院当司机陈建平只有小学六年级的教育程度,他14岁就加入私会党,17岁被送入少年感化院,19岁时,与人火併,左手被巴冷刀砍伤,这半废的手,从此伴着他。“这只手缝了百多针,医生说,因为神经线断了,手部活动会很不自然,提重物也使不出力来。动手术的话,可能会好起来,可手术费很高,这数字,是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拿得出来的,所以,只好作罢。”左手被废掉提醒他的无知这只半废的手掌,这些年来还会隐隐作痛,找工作时,就常因为这失控的左手,而被拒绝。他说,年少轻狂的他,不知天高地厚,这废掉的左手就一再提醒他,因为自己的无知,结果付出了惨痛代价。陈建平父亲在他13岁时就去世了,家有5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老三。他说,母亲辛辛苦苦地打家庭工来养育他们成人,而他却不走白道走黑道,让母亲为他这个不孝子,流乾了泪水。他说,当初除了加入私会党,更染上了毒瘾,前后进入监狱7次,最后一次出狱,不过是3个月前的事,但这短短的3个月,却让他觉得这是自己大半辈子以来真正“活着”的。“我9月出狱,姐姐才告诉我母亲于几个星期前去世了。听到这消息时,我当场呆住了,我知道,我是真的成了没有父母的孤儿了,这是第一次,我感觉到自己是多幺的无助,多幺的自责,多幺的愧疚。我也第一次这样告诉自己,再走回头路,自己也不会再原谅自己。”母亲离世的打击,让他整个人清醒了过来,他决定,陈建平的荒唐日子就此结束,今天以后,他要让大家看到的是重生后,全新的陈建平。母亲离世他清醒他说,母亲的一生,就是为他这没用的儿子烦心,也一直心惊胆跳地过日子,害怕有天会失去儿子。每回来探监,她都忍不住流泪,母亲终究是母亲,她从未放弃过儿子,深信儿子终有一天会改过自新。“遗憾的是,直到她去世,我都不曾改过,她病危与死神对抗时,到最后的去世,说来很讽刺,我还蹲在牢中,甚幺都不知道,甚至缺席了她的丧礼,这真是我一生人永远弥补不了的遗憾,也是让我决定改变生命重新再来的最大理由。”成功戒毒后的陈建平目前在一所老人院当司机,他说,这是他活了48年来,第一份较正式和正当的工作,也就是说,过去的48年,他都是“白活”了。“过去的我,一直错了下去,除了没人愿意给我机会,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给自己机会,总认为自己反正爬不起来了,不如就这样混着过日子,后来,妈妈走了,才让我重新反省,妈妈生前,我辜负了她的期望,死后,应该要圆她的心愿,让她在天之灵,也能得到安慰。”贵人给机会改变年近50,但目前的他依然单身,陈建平说,有谈过几次恋爱,但都因为他无法给对方一个安定的未来,最终都离开了他。“我在狱中认识了我的‘贵人’,他看到我想改变的决心,就给了我改变的机会,他聘请了我,我非常感激,因为这样一个机会和愧疚,我终于能活得像个人。”他说,以前的他每天混着过日子,今天永远不懂明天的事,也不知一睁开眼,自己是在家还是在牢内,这是令人非常惶恐的。他说,目前的他,终于能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,能踏踏实实地活着,他觉得现在的自己,才终于具备生而为人应有的人格。他说,现今后悔虽有点迟,但知错而改的他如今能做的,就是眼前要好好努力做人。“人家小看我没关係,我却不可以小看我自己,为自己和爱我的人好好活下去。”人物背景:余明德年龄:4 8岁过去:吸毒与贩卖毒品入狱3次,判刑7个月。现况:在老人院当司机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,余明德的父亲儘管一次次被儿子骗钱,但还是一次次满心欢喜地把钱拿出来,“买”一个希望,惟不争气的儿子总让他失望了一回又一回,无奈地看着儿子一天天地沉沦。“每回我都告诉父亲,我要拿钱买药戒毒,父亲一听,就很开心,再没钱,也会设法给我钱买药。结果,每回我买回的不是药,而是毒品。”他说,每回向父亲讨钱,家人就责骂父亲:“是你把儿子养成这样的!”他说,在瘾君子脑里眼里,除了毒品,根本容不下任何的东西,所以,每回骗了父亲的钱后,他也丝毫没内疚过,就算买了药,也同时一边吸毒,在内心深处,根本没有决心要戒毒。出生小康之家“事实上,服了戒毒药后,毒瘾是不会发作的,问题是,一个没心戒毒的人,根本没办法不再去碰回它。其实,一个有心戒毒的人,不可能戒不了的。”余明德出生小康之家,父亲从事建筑行,母亲是家庭主妇,家有六兄弟姐妹,他排行第五。唸完中学预备班后,他就休了学。他说,自己不是唸书的料,过后就跟着父亲学建筑工作。可惜,之后就交了损友,初时除了向人鸠收保护费外,过后更染上毒瘾。“家人原本对我吸毒的事毫不知情,父亲是在外头听说的,他很伤心也很气愤,不过,后来看我脸色一天天变差,整个人异常憔悴,也心中有数。母亲每天就以泪洗脸,而我爸,虽然不发一语,但我很清楚地知道,他心如刀割,比谁都要难过。”他说,染上毒瘾后,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,任何事都提不起他的兴趣,任何事也都不理了,每天脑海中想的,就是有没有钱买毒品,没钱时,就设法找钱,包括抢劫。“打抢咯,很多瘾君子都是这样的。”他说,因为没钱,也曾经试过戒毒,奈何,最长也不过是一星期,他就觉得辛苦难耐,因为“不甘心”就这样戒掉,他说,这是非常可恶的心理。父亲在背后默默关心他表面上不断责骂他,却在背后默默关心他的父亲,还暗地里悄悄替儿子做了不少事,包括替他支付摩多证件费用和一些生活费,而他,也乐得清闲,完全不为父亲的关爱所动,他说,现在想起来,自己真是可怕。“后来,父亲不忍看我一错再错,他狠下心来报警捉我。”也因此,他入狱了。他说,第一次入狱,是1985年,两年后再次入狱,但,父亲最终还是无法帮到他,从监狱出来后,他还是选择跟毒品做朋友,让父亲大失所望。但是,这名费尽苦心的父亲从来没放弃过他,直至病逝。“在我最后一次入狱,也就是7年前,父亲大受打击,也因此生了一场大病,过后就去世了。“父亲去世的消息,我也是在狱中听说的,家人都不通知我,大家都很生气我,也难怪,父亲去世得很突然,说起来,我是间接杀死父亲的兇手。”余明德非常愧疚地说道。他说,知道这消息后,他又自责又悲痛又愧疚。他说,如果不是他,父亲还可以开心地安享晚年,如果不是他,兄妹们不会没了父亲,母亲也不会失去了丈夫。“我知道做甚幺也于事无补了,那次出狱之后,我主动进了戒毒中心,彻彻底底摆脱可怕的毒瘾,不但如此,我连烟也戒掉了。”以自身经历助更多人戒毒余明德说,自6年前成功戒毒后,他还要求在戒毒中心服务,他要以自身的经历,来帮助更多的人戒毒。他在戒毒中心服务整整4年,目前才到老人院当司机,正式开始了全新的生活。“我目前和母亲哥哥住在一起,我花了几年时间,才让我家人接受了我,相信我是真正改变了。”他说,他目前只想好好做人,好好孝顺母亲,把对父亲的遗憾,报答在母亲身上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10.12.15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